篁竹_

叶修5.29生日快乐(´ε`;)




能入全职是很开心的一件事,从14年到现在也是四年多了差不多。

初心是你,却是第一次为你摆阵庆生,也是最后一次了。

感谢这些年的陪伴,庆完生就退坑啦。

希望有更多的人喜欢全职喜欢荣耀喜欢你。

希望你的坚守你的荣耀你的了不起,能影响到越来越多的人。

愿我们的全职永不散场,
愿你的荣耀永不落幕。










有幸在那一天,遇见你,最了不起的你。

【孙翔生贺】我们生活在南极


孙翔ヾ(✿゚▽゚)ノ生日快乐ww








孙翔被店友强行叫醒,使唤出去买材料的时候,他还在活在梦里。

12月2日,早晨7点,天气晴,万里无云。

孙翔,工作于轮回甜品屋,职位:烘焙师,擅长:蛋糕卷。

总觉得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又好像被骗了,孙翔看着手中的采购单:

帮我去lh路的12号买杯豆浆再去58号买碗馄饨,谢谢二翔。【杜明】

宇治抹茶…热的…谢谢……还有……南街豆沙包……【周泽楷】

麻烦翔翔帮我们几条油条回来啦,不用太多,有多少买多少就好。再去西街买十个肉包,拜托了。【all除了你】

几个店友潦草无比字迹终于让孙翔清醒了一点。

说好的材料呢??嘛玩意??你们一大群男人喊我起床就为了给你们带早餐??

接着往下看是江波涛的单独的字迹:哈哈,以下才是需要购买的材料啦:

1.鸡蛋二十箱
2.蛋糕卷包装盒500个(翔翔的拿手太热销了哈哈)
3.附赠客人的蜡烛小包500个。
4.低粉三十箱。
5.硅胶刮刀20支(店里备用的又被你明哥玩坏了几支)
6.抹茶粉(泽楷说要换一家人,上次的不好用)
以上……大概……吧……

孙翔看着江波涛那清秀的字迹陷入了沉思……

昨天去仓库点货的时候明明余数都还挺大呀……他们在搞什么……

算了……人都出来了,还能空手回去吗……于是孙翔开始了他的买早餐之旅。

一米八几的腿长不是盖的,十分钟的路程硬是给孙翔走了五分钟就到,提着打包好的四五袋早餐小点,一转眼就到了商场门口。

大清早的商场几乎没有人影,只有一两个前台人员站岗。

时间太早了,电梯还没有运行,于是孙翔三步作两步的跑遍了商场。

当孙翔手速飞快的填完了所有订货单后,看着自己填下的日期,不禁陷入了深思……

12月2号…………不是我生日嘛???

他们在搞什么??

所以……大家是在支开我?

诶……?

有惊喜……?

小小的期待,压抑不住的兴奋,孙翔整个人都清醒了。

抓起签好名的订货单塞进口袋里,拿出保险柜的几大袋早餐撒腿就跑出了来。

一转眼,孙翔……不认路了。

是的,迷路了。

其实孙翔并不熟悉这座城市,甚至说很少逛过。

甜点屋每天的客流量很大,除了送货和订材料几乎没有时间出门。

也许他在别人眼里是年纪轻轻却经验丰富的烘焙师,电视节目或私厨采访,他是那样的耀眼,从褐色的发尾到持着打蛋器的双手,这个人从头到尾都是闪闪发光的。

但他也曾在这座城市迷路过,像北漂失意的青年,背着大包提着行李,坐在街头迷失自我。

那是孙翔最珍贵但又最不愿提起的一段记忆。

孙翔一毕业就到了全国最大的甜点烘焙馆工作,有很长一段时间,孙翔活跃于各种世界级的甜点比赛中。

可他那高傲自大的言语,和别扭的性格,自然有很多人看不惯他,即使他的烘焙技术和作品设计又确实令人惊艳。

本来一切都应该按着孙翔的梦想那样一步一步进行的,进入全国
最好的烘焙馆,成为顶级的烘焙师。

但那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烘焙馆参赛队伍全队被禁赛了,因为被审判员查出烘焙馆参赛队伍一赛作品中蛋糕胚含有添加剂。属违规作弊操作。

孙翔摘下白帽子的那一刻,还在想着……二赛的设计。

是谁下的添加剂……?

孙翔看着自己的双手……

是谁下的添加剂……?

自己身为队长,为什么没有察觉阻止……

梦想到此为止了吗……?

烘焙馆被勒令退出了比赛。

所有人坐在回国的飞机上,

没有人有心情追究是谁犯的错。

到此为止了,
烘焙馆没有了信誉,无法保证食品安全,谈何未来。

辞职,清盘,负面新闻,烘焙馆的曾经的光辉,在那一天全部陨落。

长达五个月孙翔一次都没有碰过烤箱。

直到一个电话找上门。

是轮回甜点屋。

孙翔怔了怔,他有听说话这个名字,在网上很火,在上海有实体店,头条报道过排队要三四个小时才能买到甜品,据说是都现场制作的。

干什么……这家店老板不看新闻的吗……还敢要我啊??

鬼使神差的,等回过神的时候,孙翔已经在去往上海的飞机上了。

是为什么会冲动呢……

大概是因为他们副店长在电话说的那句话吧。

“大家都很希望你能来。”

希望……?孙翔已经很久没有听过希望这个词了。

孙翔走在大上海的街头,飞机晚点了,快两点才下了飞机,在飞机场外拦了辆黑车,勉强进了市区。

凌晨两点的上海,安静与繁华交织在一起。

孙翔喜欢刷微博,他记得看过一句话:“上海这座城市其实很大,它能包容你的所有委屈。”

他付给了司机钱后下了车,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轮回甜点屋的副老板发来的信息:  孙翔,你下了飞机就打电话给我哦,现在店里突然很忙,你下飞机我大概就下班了,我去接你。
             最后时间:22:30

现在两点了……估计人家梦都做了好几个了吧……哪能去打扰人家啊……

可是连酒店都关门了,孙翔对着酒店外面的led灯广告:24小时营业.呸了一声。

收紧了大衣,活动活动了冻僵的双手,拉上行李箱就着街边的台阶靠着红绿灯就坐了下来。

迷迷乎乎的小睡了一会儿,突然手机嘟的一声铃响了,孙翔吓得站了起来,发着蓝光屏幕端端正正的显示着:周泽楷.三个大字。

是轮回甜点屋的店长。

孙翔卧槽了一声,看了看时间,凌晨三点。酒店都不24小时营业,你们买甜点的开通宵啊??

修长的手指划过屏幕,:“喂,我是孙翔,你们店开通宵的啊?”

电话那边的人听到孙翔直冲冲的语气,楞了一下,空气突然安静了,很快,那边似乎换了个人接听:“喂,啊,孙翔,我是江波涛,之前联系过你的,我们不开通宵的哈哈,今晚特别忙,厨房收拾到现在才好,你在哪里?定位发给我,我去接你吧。”电话那头的声音很柔和,淡如水,不带有阴谋诡计和城府的,纯粹的声音。

孙翔愣住了。
很久……没有听过这样的声音了。

孙翔把定位发了过去,又原地坐下了。

还……真是麻烦人家了……这么大个人了三更半夜还要人接是不是不大好……

低着头看着路边石缝里钻出的细细的野草,孙翔胡思乱想着。

突然,一阵急促且乱的脚步身直逼进孙翔,孙翔抬头一看。

是一群年轻人。

穿着统一的制服,黑黄灰白四色分布着。有的还围着围裙,手上提着几个袋子,昏黄的灯光下,孙翔看见袋子上印着:轮回甜点屋。

孙翔和为首的人对视了许久。

长得很帅,他给孙翔的第一印象。

“孙翔?是你吧!我是江波涛。辛苦你了,飞机晚点了吗?应该还没吃到东西,饿了吧”

孙翔整个人处于懵逼状态,好像知道为什么这店这么有名了……怎么一个个店员长得都这么帅……?

“额…………是,是我……嗯……还没吃东西,刚才睡着了,本来想找到酒店来着,但是……”孙翔测过身指了指身后已经歇业的酒店。

“啊啊?这么惨的啊??快快快那先吃点东西”说着这个留着寸头的青年翻出了手里提的袋里的东西递给孙翔。

孙翔放下行李箱双手接了过来,打开了盒子。

是一个蛋糕卷。
一个……惨不忍睹的蛋糕卷。

“哇靠靠靠靠撞扁了!!!杜明你怎么跑的!!老子挤得那么好看的奶油花花!”后边一个稍矮一点的男子气愤的吼着那个被称为杜明的人。

“你好,孙翔!我叫于念,这个提袋子的叫杜明!这个很丑的蛋糕卷是我们几个人一起做的,希望你能喜欢。”转眼男子就收敛了怒气,开始介绍人员。

“我是杜明,你先吃吧,肚子该饿坏了”寸头男生挠了挠头。

孙翔拿起叉子,不顾形象的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曾经在镜头下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镜头下的孙翔,总是用精制的刀叉匀称的切下一小块蛋糕,再慢慢的细细的品尝,然后对着镜头讲解蛋糕的材料成分和设计想法。

“还算好吃吧?栗子奶油是于念的拿手,做香芋蛋糕胚杜明是有专业水准的,白巧克力夹心是我的强项,外边装饰的黑巧克力碎屑是小周做的,明华控烤箱,泊远打包,吴启负责定位你在哪的。”江波涛说着说着自己笑了出来。

“水水水你怎能说得我啥都不会一样!过分了!!我不认路你们能来吗! ” 说罢男子冲着人群翻了个白眼。然后和孙翔打招呼。
“孙翔,你好我是吴启。”

“我是方明华,孙翔,欢迎来到上海。”

“嗨嗨孙翔,我是吕泊远。”

“周泽楷,……喝吧……热的。”那个为首的第一帅的男子递给了孙翔一杯热乎乎的东西,孙翔尝了一口,是宇治抹茶。

“啊,这就是我们店长,周泽楷,他人帅话不多,你要不见怪,他很喜欢喝宇治抹茶,所以也给你买了一杯,该不会冷掉了吧?”江波涛在旁边帮着周泽楷做解释。

孙翔喝了一口抹茶,江波涛又帮他拿住了,示意他先吃蛋糕。

孙翔几乎三四口就吃下了半条家庭型的蛋糕卷。

一句话没说,头低低的。

“味道还行吧……看起来……”杜明在旁边小小声的说。

孙翔抬头了,众人却惊了。

眼睛憋得红红的,眼泪在眼眶打转,奶油糊了一嘴,哪里还有电视上那个经常口出狂言的傲气青年的样子。

只不过是个在突袭的狂风暴雨里迷失了方向的小小少年罢了。

终于这个少年找到属于自己的避风港了。

“谢谢……你们。”孙翔哽咽着,嘴里还嚼着大口蛋糕。

众人可算是松了一口气,其声说:“孙翔,欢迎来到轮回甜点屋。”

————强行结束回忆杀————

孙翔打开手机地图,摸索着前进,终于在半小时之后从陌生的小巷子里摸回了轮回甜点屋。

推开玻璃门的一瞬间,门口的风铃叮铃铃的响起来,江波涛的声音也随之而来:“不好意思,今天轮回甜点屋暂停营………………业……孙翔?!”

一大群人围在开放式厨房边,七个人同时抬头看孙翔,孙翔傻了,也呆呆的看着他们。

“……杜明……说好的买完全部东西要十一二点才能回来呢…呵……呵呵…”方明华放下了手中的翻糖企鹅,尴尬的笑了笑。

“对不起……腿长可能有点误差,计算出错”杜明正在往蛋糕胚上抹奶油。

“你们……干啥……呢……过来吃早餐……”孙翔楞楞的,扬了扬手中的袋子。

众人在十分寂静的气氛下吃完了早餐,杜明疯狂给江波涛使眼色,江波涛执着的看向了周泽楷。

终于,周泽楷不负众望发话了……

“孙翔……生日快乐”

“啊啊啊对对对二翔生日快乐!”

“翔翔生日快乐!越来越帅!”

众人附和起来,欢声笑语顿时溢满了不大的店面。

“谢谢…………”孙翔瞪着眼睛憋了一会才憋出了一句话。

“算了算了,本来先给你个惊喜的,可惜你腿太长,先看到啦,大家本来想一起做个蛋糕卷给你当生日礼物的,既然这样,一起做吧。”吕泊远把口中最后一口油条吞下对着孙翔道。

孙翔走进厨房,看见了淡紫色的蛋糕卷胚,几盆栗子奶油,和巧克力酱,还有……一只长着褐发的翻糖企鹅……?

“明哥……这啥……”

“你啊”

“啥”

“你啊”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妈耶太好笑了吧”于念扶着桌子笑得毁天灭地。

“二翔你平时不看微博的吗?”

“看啊”

“不看轮回微博的吗?”

“轮回有微博的啊?”孙翔被问得一愣一愣的。

“买过甜品的顾客会在微博上给反馈的,有一次有个妹子说觉得轮回的制服像企鹅,人家还给配了个图,转发快过万啊。”江波涛永远那么细心的解释。

“哦……是这样……那这样的话……继续做吧”说着孙翔拿过了剩余的翻糖材料。

12月2日早晨九点。

轮回甜点屋门外挂着暂停营业的标识。

屋内几张桌子拼在了一起。

桌子中央摆着一条纯白蛋糕卷。

上面淋的是白巧克力,上面撒着一些白巧碎屑,蛋糕卷旁摆着互相依偎的十只企鹅,九只是孙翔捏的,一只是方明华捏的孙翔。

“哟……翔翔翻糖技术可以啊,和明华不相上下呀,着粘的都是谁呀”

“你们啊”孙翔的眼神不自然的飘来飘去。

“翔翔有心了”江波涛笑得眼睛弯弯的。

“诶,等等,泽楷,波涛,社会你念哥,泊远,明华,启子,我,加上二翔你自己,不是八个人吗?还有两个是谁?”

“房东佟林和帮我们送外卖的益玮哥啊,看不出来吗?我捏翻糖技术这么好”孙翔一脸不开心的质问众人。

“卧槽益玮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说为什么这企鹅头上带头盔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佟老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企鹅拿着张毛爷爷哈哈哈”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孙翔气得脸都红了。

“名字……”存在感极低的周泽楷再度发话。

“给蛋糕取名字?”孙翔疑惑。

“是啊,在轮回自己做的蛋糕都要取名字的哦”杜明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那就……”

“我们生活在南极。”孙翔盯着雪白的蛋糕卷和旁边的企鹅思考了一下,认真的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二翔……你”

连周泽楷都没崩住,裂嘴噗的笑了一下。

孙翔也笑了。

特别开心,真的。




后来孙翔一次偶然在知乎上看到了一个问题:什么人哪一瞬间让你觉得值得做一辈子兄弟?

他在评论里打下十六个字:陌生城市,凌晨三点。陌生城市,早晨九点。

很快有很多人评论回复他:层主一看就有故事啊?凌晨三点兄弟陪你打架?
又一条回复:陌生城市,早晨九点兄弟陪你裸奔街头??

孙翔笑了很久很久。

不是打架的故事,不是街头裸奔的故事。

是一个温暖的,一群年轻人的故事。

——————end————————

















一个生贺,手速脑速极慢,花了三个多小时,无cp向。

贺文名字源于一款胶带,怨念,没买到。

比赛,添加剂,违规全部是瞎编的,现实咋样不清楚……也不会烘焙,上海我也
没去过x。这样一想我真的咸鱼。

全文是蹲在小房间里码的。

佩服那些生死竟速半小时一小时写生贺的太太。

tag到底该怎么打,只打中心人物还是出场人物……到现在都没明白……

写着写着就想起四年前第一次看全职第一章的时候,那种对翔翔的不爽之情,但是到后来就越来越喜欢他了,现在也还是很喜欢,啊人格魅力啊,啊。

这其实是一篇长篇的设定,但是一篇生贺用完了我所有脑洞???

有生之年,应该会写个长篇,轮回甜点屋的日常。

顺便求太太安利手机上可以计数字数的软件,明明觉得自己写了很多但是发出去就跟三百字作文似的。非常难过x

最后希望大家能指出不足的地方,给点意见和建议ww

谢谢你们w

孙翔,生日快乐。


































瓶邪_关于爱与美食


(1)关于冬天的第一份温暖


入冬了,十一月的尾巴,这几天街里风刮得呼呼响,进店的人也多了起来。

老老少少都裹着棉袄,脸冻得通红,街上挂着大红灯笼和中国结样的彩灯,这是南方冬天的颜色。

南方湿冷的冬天,冷是往骨子里窜的,所以人们总爱来上两碗热乎乎的馄饨或者挂面来驱寒。

但我手艺不精,店里也就没有挂面可买,是可惜了。

扣的一声,门被推开了,哟,来人了,来的还是熟人。

“天真,馄饨儿来个三碗!你懂我的!”胖子今个儿定是在外面混了一天,平日油光可鉴的脸皮被风刮得干巴巴的,还透着红,像放干了皮的水蜜桃,还挺大一颗,我差点笑出声。

“老板我也要碗馄饨!”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胖子身后响起,进来的是一个还穿着学生校服的小姑娘,我俩挺熟,她高二年级来着,我也就把她当妹妹了。

她两手缩在袖子里,衣领拉到了脖子上,我看她紧跟着胖子,估计是把人胖子当挡风玻璃使了。

馄饨倒是我拿手的好料,冬天很多熟客是来了就点。

今个儿咱包的是三鲜馄饨,这算是名小吃了,馅料主要是猪肉碎,虾仁,鸡蛋,故名三鲜。

从保鲜盒里取出早上买的鲜鸡蛋和已经搅烂的猪肉碎,还有一袋虾仁。

猪肉要半肥半瘦,这才香,虾仁要鲜,这才甜,我在挑材料上从不敢偷懒,且不提食物美不美味,做生意人讲得就是诚信二字。

是时候该我的老搭档上场了,一把菜刀。这把菜刀可是相当有故事的。

当年我前脚从Z大建筑系毕业,后脚就在杭州开了家餐饮小店,那速度快得是一点都没得商量。

我爸知道后差点没打断我的腿,连我妈那温柔的江南女子,都气得见我就扭头走。

那一个月我都没敢回家,窝在胖子家窝了一个月。

但在我最艰难的时候,要手艺没手艺要钱没钱,靠着一腔热血白手起家的那一个月,我却离奇的总收到包裹,那头的人什么都寄,菜刀,案板,餐具,甚至还有新鲜的蔬菜丢在店门口。

后来店面总算稳定下来了,客人也逐渐多了起来,一次天气好心情好,做了小桌子好料约了胖子一起吃饭,吃到汤菜都差不多见底了,胖子憋着脸,酝酿了一会,说:“天真,我看见了,那些东西都是你爸妈放的,我看见了。”

我顿时懵了,瞪着眼睛说:“什么玩意?”

胖子又喝了口汤:“就你刚才听的那样。”

我傻了眼了。

菜刀,案板,成套的餐具,新鲜的蔬菜,都是我爸妈放的。

我心里那股酸劲往上涌啊,眼眶都憋红了,我一个181的大男人一下没崩住,在店里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那时吓得店里在吃饭的顾客十几个人都唰的一下站起来给我递纸巾,也是够丢脸了。

然后我们用这把有故事的菜刀把虾仁切成小粒,泥肠早上买来时就清理过了,所以没三两分钟就切好了。

接着拿来几颗马蹄,这本不是必须材料,但店里的顾客都爱吃,我也就记下了,因为他们就像我的家人一样。

马蹄去皮,装到干净的塑料袋里头,用刀横拍一拍,再用刀背切成碎,装盘备用。

然后取来一个大盆,这大盆是胖子送我的,说了你可能不信,高中同学在大学毕业后在我的小店隔壁开了家卖锅碗瓢盆的大店。

也是缘分了,胖子这人是我一辈子的朋友,铁的,杠杠的。

把切好的料儿一股脑倒进盆子里,再磕几个鸡蛋下去,这不用定量,看你肉多肉少罢了。

倒点生抽,再下小勺白糖和料酒,最后拌点生粉,如果你爱吃香油,就再下点香油。

再用一双干净的手拌匀就可以开始包馄饨了!

今天的混沌皮是在云彩面铺那买的,那面铺的老板娘就叫云彩,她家的面都是好面,我这小店面食材料几乎都在她那儿买。

拿清水沾一圈面皮儿,蒯一勺馅料放到面皮儿中间,再捏成传统的鱼尾样式。

照着这简单的操作重复上几十遍,一盆馄饨就能下锅了,下锅,才是重头戏。

在我这,馄饨的汤,要兑鸡汤,从潘子的农家乐那里直接抓来的走地鸡,炖出来的汤是甜嫌而不腻。

我胃口不好也能喝上两碗,别提胖子那一锅端的。

把包好的馄饨全部倒入锅中,要立刻用筷子搅拌搅拌,可别粘在一起。

汤煮开后再烧个两三分钟,待馄饨一个个浮起来,盛到碗里,再在汤水里面兑入小半勺鸡汤,提鲜但又不喧宾夺主。

最后根据个人喜好加点葱花还是蒜蓉等,我们就算大功告成了。

我从碗柜里拿出几个白瓷碗,这是我最喜欢的碗,简单,但是又真实,这就是生活。

给胖子盛了三碗,撒了点蒜蓉和香油,给那小姑娘盛了碗,撒了一大把葱花,我记得她可爱吃葱了。

我单手托着托盘掀起了隔着厨房的门帘,望眼去胖子那人整一个摊在桌子上,肥肉都摊平了。

那小姑娘则乖巧的坐在一桌单人桌写作业,啧,还是祖国的花朵可爱,我非常无奈的笑笑。

“吃饭了吃饭了,鲜出锅的馄饨咯”
尽管很累,可我喜欢这种感觉,因为有人等待着你,有人吃你做的饭,是一种幸福啊。

我托了一碗给那小姑娘,又把剩下的三碗放到胖子面前。

“哇哈!天真今天心情好啊!肉下这么多!”胖子二话不说一个接着一个就吃起来,眼珠子一转瞧见我没得吃,又转身给我拿了个小碗盛了半碗给我。

“天真别跟我客气,赶紧的趁热吃!”

我笑出声,很久没和胖子吃馄饨了,说到胖子与馄饨,这儿还得讲个故事,名为《我与馄饨不得不讲的爱恨情仇》。

高中那会我考上的学校离我家十万八万远,我妈心疼儿子就想着接送我上下学,我爸又说男子汉要独立,就给我买了俩自行车,让我风风雨雨自己闯。

好一个风风雨雨,开学第二星期我就发烧了,恰好一节体育课,我趴在桌子上休息,班上就剩俩人,我记得前桌那人好像是叫王胖还是王月半来着。

“嘿,小子,你叫啥名?”他挑挑眉,我却只感觉肥肉在抖动。
“吴邪,吴邪的吴,吴邪的邪”我那时候脑子给烧傻了,也不知怎么的就这样回胖子。
“天真无邪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谁了料不到这高昂而魔性的笑声贯彻了我整个高中直至今日……

后来一次骑车回家,在路上碰见了胖子,哟,得了,胖子就住我家对面楼,啊,这大概就是缘分吧。

从那天开始便也就每天一同回家,一回班主任拖堂,出校门的时候,胖子说:“天真,抓紧我,我咋看不见你了呢”我一巴掌拍上了他的鹏之背,“军训晒不黑可把你能耐的!”

一路上我俩东扯西扯,十万八万里的回家的路也就没有那么漫长,我家那会住的片区经济不是那么景气,路灯还没修到我家,一路上乌漆嘛黑的。

突然远处瞧见一家灯火,我俩好奇心瞬间爆满,加速踏了两圈冲过去,哇哈,是一家馄饨店。

掀起门帘瞬间一股香味直钻进鼻子,是馄饨的味道!

胖子本来就饿得不行了这一受刺激,哪里还有力气走:“阿姨,要两碗馄饨,加香油和蒜蓉!”胖子二话不说就点了馄饨,我本来也就饿得不行,就顺了胖子的意一同坐下来了。

不会就上碗了,白瓷碗里飘着一只只馄饨,一咬下去,肉馅的,拌了香油,馅里还加了些马蹄,一口下去有脆又香。

我和胖子不过五分钟就吃完了,老板娘诧异的看了我俩一眼,道:“年轻就是好哟”我和胖子赶紧付上钱,出门骑上自行车迎着寒风踏上了死亡之路,这么晚了,回家怕是要给骂死了。

后来,后来的回家后的故事啊,我是一辈子不想提了,回家我给吃吐了。

我是吴家上下老小公认的乖孩子,哪敢跟我妈说已经在外头吃过了,硬着头皮吃下了一大碗饭。

我妈怕我饿着还拼命给我夹菜,后来饭后收拾完餐桌没过多久我就……吐了。

后来听我爸说,我妈那时一晚上没睡,深刻反思自己做饭是有多难吃居然把孩子吃吐了。

旁边姑娘还在呼呼ớ ₃ờ的吹着馄饨,应该是觉得烫了,转眼胖子已经呼噜呼噜吃了两碗。

我笑着看着他们,好吃,温暖,这是最平凡不过的幸福了。

但心里却仍是空落落的,还是少了些什么呀……难道要拌点辣椒才好吃?

——————第一章完—————

这是一篇有毒的文,有时间线,但是不按时间顺序写,今天第一章小哥还没出现,说不定第二章他们就在一起了呢。

大概意思就是:假设第一章故事发生的日期是2017,说不定下一章就是2018了!

下一章小哥会出现的!!!

文笔非常废,希望我想表达的东西大家能感受到就好了呢。

实际上这个放学后偷吃馄饨的故事是真实故事,源于我初中的同桌和我(。)

这里篁竹请多指教。

希望能得到修改的意见变得更好!

谢谢你。

【伞修橙】樱花樱花想见你

时间穿越,短篇

推荐搭配BGM:樱花樱花想见你

沐秋的灵魂回到自己被撞后的日子。

大概就是所有人和事照样进行着,

但是沐秋以上帝视角看着这一切。









{7}   我是爱

阿修,

我能和你遇见真好,

真的真的很好 ,




沐橙,

我能做你的哥哥,

真的真的很好。




上帝给我的七天,

已经足够了。


你们要一直好好的生活,

一直向前走去。

荣耀的路,就像我还在一样,

带上我的信念,请一直走下去。






[谢谢,一直最喜欢你们,

我是爱,在你们的心上。 ]










end啦!

【伞修橙】樱花樱花想见你

时间穿越,短篇

推荐搭配BGM:樱花樱花想见你

沐秋的灵魂回到自己被撞后的日子。

大概就是所有人和事照样进行着,

但是沐秋以上帝视角看着这一切。




{6}    我是春天我是花

看着自己的墓碑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呢?

“哥哥,哥哥,你在啊啊,

我好想见你啊,你在哪里啊………

你可以听见我说话吗………”苏沐橙窝在叶修

的颈肩,泪如雨下。

[可以啊,微笑的看着你呐]




叶修握紧手中的白雏菊,

他知道,

一切都回不去了,

苏沐秋,最终还是离开了,

彻底的离开了。



“这个混蛋……啊…

不是说好了,

要一直一直一起打荣耀的吗……

为什么丢下我们就走了啊…”





我说:[阿修,我没有走呀,

没关系的,在这里,我是春天,

我是花,是你指尖上的花 ]

【伞修橙】樱花樱花想见你

时间穿越,短篇

推荐搭配BGM:樱花樱花想见你

沐秋的灵魂回到自己被撞后的日子。

大概就是所有人和事照样进行着,

但是沐秋以上帝视角看着这一切。







{5}    我是幸运儿

沐橙和阿修去了嘉世俱乐部。

有人问另外一个打算签约的小子呢?

他们没有一个人回答。

三个人一起打的荣耀,

现在只有两个人了。




虽然已经不能再接触,

也不会忘掉,这是幸福的事情。

出生真好,真的很好,能遇见你们真好。






阿修,等你买饭盒归来的午后,

你的脚步声对我来说的,

是最开心的事情。

你们对我说的话,

每一天的事情,

很多的事情,

我一直都记在心里。

对我来说的,最悲伤的事情,

是在也见不到了。

那是你们的笑脸,

你们的泪水,都是你们的温柔。

呼唤着我名字的声音,

握紧我的手腕,都是你们的温暖。




我说:

[虽然已经不能见面了,

虽然孤独,但是不要紧。

出生真好,真的很好,和你们遇见真的很好。 ]

【三笠】红色的海

这是一两年前的脑洞了…

现在原作发展成什么样子,

我根本不知道了orz尴尬

角色死亡注意【!】

设定的是三笠→艾伦,

单向的,所以就不打艾笠tag了吧

越发不会打tag了…就这样吧…






等到巨人全部消灭的那天,

我们去看海吧。

忘记了吗?

我们可是约定好的。

等到胜利的那天,

我们结婚好不好呢?

不要不回答我,

不要拒绝我,

像那天一样,

牵起我的手,

脖子上摇曳的红色围巾,

是我这一世与你相遇的唯一证明。


可是独活于世上的我如此的孤独啊,

像这红色围巾,

渐渐的,

也会退了色吧。

我们奔跑在街道上,

我们一起保护弱小的他,

我们在门前种下那美丽的桔梗花,

我们在河边发誓,

总有一天要越过那厚厚的高高的壁,

去看海,

去往那个未知的神秘世界。




那一天,

巨人再次侵入玛利亚之壁,

那一天,

看着你坠落的身体,

那一天,

我发誓,

我会代替你,将巨人一个不留的驱逐出去!

【姬希】消失的Queen

一个脑洞…奇怪的姬希向(?)

姬希微百合向注意【!】

角色死亡注意【!】

人设图片如最后:魔术师觉醒。

King:maki
Queen:东条希












在一个遥远的国度里,

有一对魔术师搭档,

一个被称为King,

一个被称为Queen。





她们都是女孩,

但她们的魔术表演却让人人惊叹。

她们经常全国各地巡演,

年复一年,

日复一日,

她们的名字传遍了许多地方,

好似这个国度的快乐,

都是她们的魔术给予的。




King的拿手戏是大变活人,

披风一挥,人就消失了。

而Queen呢,

最善于逗笑调皮的小孩子们,

她手中持着一朵玫瑰,

双手一挥就能使小猫小狗们往她身边聚,

闹得孩子们哈哈大笑。

毕竟在小镇上,

可从来没见过这么多小动物。




但如果你细细看一看,

就能发现她手中并不是一朵真正的红玫瑰,

许多人常常询问这到底是什么,

是魔术道具吗?

她莞尔一笑,

神秘的说,

这是魔法的权杖,

除了我以外的人不可以乱碰的。

——会坏掉的哦。





当城里传来K和Q要在此地举行魔术表演时,

人们鱼贯而出,

直到小小的村庄水泄不通。



魔术开始了,

台下的人们难以压抑热血,

他们鼓掌与吆喝,

而当这场盛大的魔术进行到一半时,

舞台上传来King的声音,

她说——

接下来为大家献上的是,

我们的最后一场魔术,

名为《消失的Queen》。




最后那一场魔术精彩绝伦,

震惊了在场所有人。

人们激动的欢呼,尖叫。




魔术结束后,

宽大的舞台上只剩下这位孤傲的王者,

她如往日一样,

扶稳头上的皇冠,

侧身鞠了一躬,

微微一笑,

完美的收场,

完美的谢幕。





烟火闪烁中,

你可以看见,

King的手中,

持着属于已经消失的queen手中的,

那根权杖。

而这支玫瑰权杖,

似乎缠绕着一些不易察觉的细丝,

宛如厄运的荆棘,将玫瑰置于死地。




十年后,

King再度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

十年过去,

她骄傲的神态并没有被时光抹去,

她还是戴着那个象征着权利的皇冠,

唯一不同的是,

如王者一般的她,

身旁再无那身着红裙的紫发少女。

她的皇后,

消失了。

随着十年前的那场最后的魔术,

彻底消失了.........







当远方下起淅淅沥沥的雨,

一处不起眼的小坟墓上,

停留着一只没有脚的鸟。

风儿刮去了墓碑上落下的灰,

墓上刻着的死亡时间是二十年前。

而墓碑上挂着的照片,

是一个紫发少女,

这竟是十年前那场魔术中,

消失的...........Queen。







“很久很久以前,

在一个小山村里,

有两个小姑娘,

她们没有父母亲人,

她们相依为命,

她们的生活没有欢笑,也没有快乐。


姐妹俩约定好,

长大后要到城里去,

要成为厉害的魔术师,

这样就可以给彼此带来笑容。



她们在一个小小的破屋子手拉着手,

打心底里笑着,

定下了这样的誓言。



而突如其来的厄运之神,

降临到了这个本就破落的山庄........

城里来了许多士兵,

他们在村庄里烧杀抢掠.......





当玖红发色的少女从村外的溪边回来时,

她见到的只有她姐姐的尸体了,

紫色的长发浸满了鲜血,

而血洼里的少女,

手中紧紧握住一朵红色的野玫瑰,

这是她从山上带下来的,

她想送给她亲爱的妹妹,

因为这花儿和她的发色一样美。”





我合上了书,摸了摸孙女的头,

我眼中闪烁着泪光。

“好了,孩子,你该睡觉了。”

“奶奶,故事书里没有写这么多字呀,

您是自己编的吧?”

“不,孩子,别问了,

睡吧,睡吧,乖孩子”




如今的我已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奶奶了。

这个故事我给孩子们讲过无数遍,

但谁也不知道我当年就坐在那舞台的下方,

而我那时也一样激动尖叫。

我,是亲眼看着Queen消失的。


现在回想起来,

细细斟酌着从前,

我不禁感慨,

她们的精彩的魔术生涯,

也不过是一场华丽的魔术罢了。








后记:

“世界上有一种鸟没有脚,

生下来就不停的飞,

飞的累了就睡在风里,

一辈子只能着陆一次,

那就是死亡的时候。”————《阿飞正传》











彩蛋:

“人死后,

若还有没完成的愿望,

那便可将灵魂出卖给荆棘之神,

那是一位只要收取灵魂,

就可以帮人了结夙愿的恶神,

他可以将荆棘制成细线,

来操纵人的尸体,

让尸体的宿主去完成愿望。

但他到底存不存在呢,

我也不清楚呀。

哎呀,你让我多说一下细节?

我可做不到,

反正我只听说过.......

恶神的荆棘上,

会开出玫瑰哦!

哈哈!

也许我是骗你的!”

——一个远方的人偶师。

























结尾揭秘:(其实根本不需要我揭秘)

1.Queen一开始就狗带了。

2.往Queen身边聚的小动物们,全是尸体,

是玫瑰权杖的细丝操作着的,

因为小镇上根本就没有那么多小动物。

3.Queen将灵魂出卖给了恶神,为了再陪着king十年。


【揭秘突然变得好短,突然尴尬('▽'〃)】





我的脑洞真是越来越离奇了orz

明明只是校园偶像啊hhh被我脑洞写成这个样子orz









【海凛】一个城堡

一个脑洞…奇怪的海凛向(?)

海凛微百合向注意【!】

人设图片如最后:舞会觉醒。



城堡里的宾客们谈笑风生,

人们随着悠扬的音乐,

在城堡的大厅里起舞。

大厅两旁,

是两条蜿蜒向上的楼梯。

大厅的墙壁中央,

挂着一幅一人高的油画。

画中是一名身着蓝色宫廷舞裙,

盘着极为少见的蓝发,

戴着小羽毛礼帽,

手持红玫瑰的清纯少女。


这幅画的笔触极为细腻,

少女的眼睛注视着城堡的风口,

眼中的殷切期望几乎绽放成花朵,

就像等待神降临的虔诚信徒一样。

明明是由粗糙的油笔画成的艺术品,

却连那清涩害羞的表情都描绘得生动无比。

仿佛这位楚楚动人的少女,

——是真实存在的。

阳光照进城堡,

叮叮咚咚的音调从留声机里溢出,

偶尔夹带着一声两声的鸟鸣,

这是窗口的树枝丫上的金丝雀在唱歌!

而在夜幕降临时,

人们伴着欢乐的笑声渐渐散去。

城堡内也随之寂静。

当十二点的钟声敲响,

你透过树林的枝桠,

依旧可以看见那富丽堂皇的城堡,

但它却随着凛冽的风儿悄悄亮了起来。


城堡大厅两旁楼梯边上的壁灯,

都亮了起来.......

一盏接着一盏.......

————未知的世界,开始运转。



清晨的阳光照进森林时,

点亮城堡门口的油灯。

推开篆刻着古老文字的大门,

刺眼的光沿着门缝射入大厅,

蜿蜒向上的楼梯,

巨大的水晶吊灯依旧璀璨夺目。

树枝丫上的金丝雀,

一如既往的高歌着,

大厅里那幅少女的油画,

也端端正正的挂着。


一切与往常并无不同。


但细心的你会发现,

大厅墙壁中央的油画上,

那少女的手中竟空无一物。



少女手中持着的红玫瑰,

竟然消失了...........

而城堡风口的下方,

远瞧着有个异物,

定眼一看,

那是一枝鲜艳的红玫瑰。


树枝丫上的金丝雀依旧叫唤着,

只是细心的人便能听出,

这鸟鸣声,

似乎比往常更欢悦一些罢了。




当十二点钟声敲响时,

少女提起裙摆,

乐曲悄悄响起,

舞会,又要开始了。

滴答滴答,

未知的世界,又开始运转了。











结尾揭秘:(其实根本不需要我揭秘)

1.海是画中人,凛是金丝雀。

2.夜晚十二点钟的时候城堡里的东西都会变成人。

3.同上,海从油画里走出来,凛从风口变成人跳下来。

4.早晨阳光照射入城堡,一切又会变回原样。

5.在十二点钟的舞会中,海把手中的玫瑰送给了凛,

但凛变成金丝雀的时候来不及带走,掉在了风口下。

6.[比往常更欢悦一些]因为凛收到玫瑰很开心w

7.每天十二点钟来临,未知的世界都会开始运转。